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734 心累了(1 / 2)

“娘子!”

隔得老远,秦瑶就听到了刘季响亮的呼喊声。

心里无声的叹了一口气,但并没有立即出门,淡定拿起手中的信继续看。

是秦封的来信。

他已安然回到望城,一到家便给她写了信托镖局快马加鞭送来,顺带着还有一罐子的大红枣,说是望城的女人们都爱吃这个,能美容养颜呢。

秦瑶看看桌边放着的小陶缸,揭开上面油布,露出里面铺得满满的干红枣。

她抓了两粒在手里,一边吃一边铺开纸张,研磨提笔给哥哥写回信。

秦封来信简洁,她的回信更是简单,只有几行字:哥,枣已收到,我一切安好,信寄到时正是中秋,提前祝你节日快乐。

末了,又添一句:若有难事,尽管开口,妹定来相助。

写完,将信纸晾到一边,刚收起笔,房门就被刘季“哗啦”一下推开。

“娘子,我回来啦~”刘季笑脸扬起,大步走了进来。

发现桌上的陶缸干枣,还有秦瑶搁在桌边晾着的信纸,上前光明正大的瞥一眼,惊喜道:“我舅哥来信啦?”

眼睛到处搜寻,期待着能看到舅哥随信寄来的好东西,结果转了一圈,就只有桌上那只枣缸。

秦瑶暗笑,哥哥当然不止是给她带了一缸枣,还送来了一匣的银元宝,不过已经让她收起来了。

秦指了指陶缸,示意刘季也尝尝,望城的枣似乎真比别的地方的要甜一些。

她自己又抓了一把,虽然不知道所谓的美容养颜是不是夸大宣传,但好像多吃几颗,心情都变得舒畅起来。

正所谓相由心生,快乐的人总是好看的。

刘季找不到舅哥寄来的好东西,稍有失落。

但很快便将这点失落抛之脑后,冲秦瑶神秘一笑,伸手开始从他穿着的宽袍大袖里往外掏东西。

先是一个巴掌大小酒壶,“黄鹤楼的雕花!”

紧接着又掏出一个个小纸包,“京都第一名厨做的肉夹藕、白玉糯米糕、合荷莲子果”

还有老匠银铺里的银南瓜,自觉上缴了三个,献宝一样,全部推到秦瑶面前,满眼期待的等着看她惊喜的神情。

不过惊喜没有,惊讶倒是毫不遮掩。秦瑶上下把他一打量,稀奇问:“你到底怎么藏下这么多东西的?”

刘季嘚瑟的一挥手,“这个你别管,你就说开心不开心吧?看看,这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,我可都没忘了娘子你这份!”

说完,骄傲叉腰。

这满天下的相公,可再也找不出像他这般好的了!

秦瑶实在没忍住,叫他这嘚瑟的样子无语笑了,伸手翻了翻那些纸包,虽然已经凉了,但食物残存的香气扑面而来,勾人馋虫。

但她却没动那些小吃食,只拿起那小酒壶,揭开塞子嗅了一口,一股浓厚的醇香沁人心脾,直入肺腑。

不愧是名楼里的名酒,纯度比市面上能买到的酒高出了一大截。

秦瑶不是好酒的人,但此刻也不禁想,这要是配上一碟卤好的酱牛肉,一口酒一口肉,简直爽翻天。

小酒壶一掌可握,拿在手中放在鼻下轻嗅着,倒是有些不舍得拿开了。

“说吧,你又闯什么祸了?”秦瑶眯眼回味酒香,漫不经心的问。

“娘子你这话就刻板了。”刘季一屁股在她对面坐了下来,一本正经解释道:“我时刻谨记娘子你的教诲呢,怎么可能闯祸”

话音未落,秦瑶眼睛便睁开望了过来,黑瞳里清楚倒映着他心虚的脸。

刘季尴尬一笑,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要怪就怪司空见那家伙,非得安排我去伺候那些北蛮人,这两国之间习俗总有些不同,所以发生了一点点小误会而已。”

“但是,我敢向娘子你保证,这事绝对不会算到我的头上来!”

谁让他是从国师府派过来的呢?

阐王的不满算在司空见头上再合理不过了。

“不过今天司空见那家伙真是把我给吓着了!”刘季语气夸张道。

秦瑶皱眉,“怎么说?”

刘季便把自己‘不小心’从别院早退,让北蛮人对自己和国师产生了一点小小误会的事说了出来。

“我前脚才刚下马车,后脚孙江就把我请了过去,这消息灵通的,他肯定偷偷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盯着咱们的一举一动呢。”

刘季拍拍胸脯,他想想都觉得司空见这人可怕。

但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,这次不但没怪他,居然还夸他干得好,省得别人误会国师府和北蛮人走得近。

“娘子,司空见说有人想借北蛮人的手要老师的命,你说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?老师他一个大半截都快入土的老头他招谁惹谁了?”

刘季越说就越气,嘭一下拍桌而起,“让一个老人安度晚年他们就这么容不下吗!”

秦瑶眉头越皱越紧,司空见跟刘季说这些话干什么?

“还有司空见那家伙!”

刘季又气又怕的说:“不是他自己把老师关起来要利用到死的吗?咱们可是敌对关系,他跟敌人说这些,整得好像他有多关心在意老师似的。”

真这么关心在意,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